西班牙建筑大师高迪的嵌瓷趣味实验

卢芝高通过他的嵌瓷艺术作品,充分体现了这一层次的诠释,他把嵌瓷艺术与宗族文化糅为一体,使艺术与建筑整体实现一种完美的统一,营造了一种静谧而神秘的历史语境。观者由这种历史语境领悟到的不仅是对这些神话故事的了解,还让人联想到祠堂、寺庙以及宗族的文化。

  不久前到龙川佗城采访。这个千年古城里最繁华的街道叫百岁街,这条街还有个名字叫百姓街,因为小小的佗城竟然汇聚了179个姓氏,而这条不足500米的街道上,就有十几间不同姓氏的宗祠。刘氏是当地的大户,在街头的刘氏宗祠刚刚花重金翻修过,是我们这次考察的重点。推门而入,果然气派十足。我问宗祠里的工作人员,你们找的是潮汕的施工队吧?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嘿嘿,我心里不免小小得意了一把,其实很简单,一看屋顶上那些嵌瓷就知道了呗!

罗一平(广东美术馆馆长广东美协副主席)

  嵌瓷是一种潮汕民间特有的建筑装饰艺术。《 潮汕百科丛书
》里是这样介绍嵌瓷的:采用各种釉彩光泽的陶瓷片,经剪取、敲制、镶嵌、粘接、堆砌而成人物、花鸟、虫鱼、走兽、博古、山水等半浮雕或立体圆雕效果的特种手工艺品。潮汕特有工艺美术传统品种,俗称贴饶或扣饶。特点是色彩浓艳、质感坚实;久经风雨、烈日曝晒而永不褪色。多用于庙宇、祠堂和乡村房屋建筑上的装饰,也有一些挂屏及立体件的艺术欣赏品。嵌瓷在明万历年间(15731619)就已在潮汕民间出现。几百年来,经历代民间艺人何翔云等人的精心设计,显示出鲜明的地方风格,盛行于潮汕各地。

卢芝高自幼年就从其尊翁临习壁画,练就了扎实的童子功,描绘人物衣褶时,往往一笔成形,一挥而就,淋漓酣畅,有若流水行云,与精细刻划的头部形成鲜明的对照。而一疏一密之间,又相辅相成,浑然一体,从而使其笔下的人物,于灵动飘逸中,折射出一种至为难得的道骨仙风。将习画的心得融入嵌瓷工艺中,在卢芝高的小灰匙下,那些硬邦邦的人物亦跟着灵动起来。

  嵌瓷诞生三百多年后,在遥远的西班牙海滨城市巴塞罗那,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这位大师为人类的建筑史留下了许多充满奇思妙想的经典作品,比如始建于1884年,到目前仍在修建中的传奇建筑圣家族大教堂。没错,这位大师就是安东尼奥高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提到他呢?因为这位建筑怪才的趣味实验之一,就是用瓷砖碎片、玻璃碎片和粗糙的石块这些最便宜的建材,创造出最华丽的建筑。和潮汕的嵌瓷有异曲同工之妙呀!莫非高迪他老人家上辈子是潮汕人?或者,靠谱点的推断,也许高迪曾经受过东方艺术的熏陶和影响?

曾楚楠(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顾问)

  高迪的代表作奎尔公园和巴特罗公寓就是他这种趣味实验的两大成果。巴特罗公寓的外墙全部是由蓝色和绿色的陶瓷装饰的,屋顶上有尖塔,还有其他形状怪异的突起,表面都拼贴了五颜六色的碎瓷片作为装饰。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奎尔公园是一个开放式的空间,不管是石阶、石柱,还是形似波浪的石椅上,表面也都是用马赛克碎片拼贴装饰的,绚丽而梦幻,让人宛若置身童话王国。

知多D

  和高迪的实验一样,潮汕嵌瓷也是利用陶瓷碎片来进行创作。古代的潮州盛产陶瓷,白如玉,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形容的就是远销海外、世人瞩目的潮州陶瓷。陶瓷生产过程中,难免产生许多废弃的碎瓷片,也不知道是哪位聪明的潮汕民间艺人,脑筋一转来个了废物利用,把这些废瓷片修剪修剪,拼贴成一些简单的图案嵌在屋脊上。没想到效果特别好,有些釉彩鲜艳或者有花卉图案的彩瓷片,颜色特别漂亮,用在屋脊屋檐上做装饰非常醒目,而且还不怕风吹日晒,能保持好长时间。这个法子在民间开始流行起来,渐渐的,嵌瓷也就发展成一门独特的民间艺术了。

何为嵌瓷

   沟南许地的豪门故事

以灰塑为基础,利用经过剪裁的瓷片作表面装饰、嵌贴出各种图象的工艺,称为嵌瓷。由于潮州盛产陶瓷,故潮州古建筑中不少采用嵌瓷技艺作装饰,如屋顶的中脊顶、脊头、亭台、楼阁垂带翘角。耐久而不褪色的潮州嵌瓷,其造型艺术生动活泼,栩栩如生;其色彩绚丽豪放,鲜艳夺目,令游客留下难忘的印象。

  在潮汕如果要看最有代表性的嵌瓷,那一定要去汕头的沟南许地。这里的世祜许公祠和隐匿在村里的诸多许氏豪宅有美妙绝伦的老嵌瓷,艺术水平之高,让许多大画家都自叹弗如!

嵌瓷工艺始于明代,至清代而日臻完美,成为潮州民居特别是祠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嵌瓷虽长年经受风雨洗礼而光彩依旧,被誉称为永远亮丽的民间造型艺术。2011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卢芝高即为该项目之代表性传承人。

  世祜许公祠建于清光绪癸未年(公元1883年),是一个极为典型的具有传统潮汕风格的祠堂建筑。祠堂屋面主脊嵌贴有传统的嵌瓷,并以漏花嵌贴,内容有三羊开泰
、狮子戏球
等,寓意吉祥,造型栩栩如生,做工大气又精细。它们在屋顶静默无言的守望着,历经百年的风雨沧桑,基本保存完整,相当难得。可惜的是,听村里老人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场龙卷风,把这老祠堂上的嵌瓷卷飞了不少。所以现在看到的这些嵌瓷新旧杂参,大多是按照老的残存样式新修的。

嵌瓷的由来

  除了许公祠,沟南村里还深藏着大夫第、文林第、儒林第、三希堂等簪缨之家
。这些宅子经过时间的淘洗,今天已然残旧,但屋顶那明丽温润的嵌瓷却昭示着这里曾经的热闹与辉煌。

潮州在清代极盛嵌瓷,是因为本地有枫溪、九村、高陂等地是产瓷之乡,有大量废旧陶瓷可利用,起初的嵌瓷是一些民间艺人,看见陶瓷生产过程中废弃许多碎瓷片,觉得可惜,于是开始创造性地利用它们在屋脊上嵌贴成简单的花卉、龙凤之类图案装饰美化建筑,变废为宝。

  十几年前曾有一部红极一时的电视剧,叫《千秋家国梦》,演员全都是大腕:赵文瑄、潘虹、张延、黄磊、金巧巧、关礼杰、胡兵、吴大维等等。这部电视剧讲的,就是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居住在广州高第街的许氏家族。作者认为他们对中国近代史的影响,并不比人们耳熟能详的宋氏宗族、蒋氏宗族逊色,甚至可以说,他们影响历史的时间更长。而高第许家,就是汕头沟南许家两脉分支中的一脉。

明代嵌瓷的图案、色彩比较简单。到了清末,瓷器生产作坊与工匠紧密配合,专门烧制各种色彩的低温瓷器作为专用材料,无论是工艺品或建筑装饰,极大丰富了嵌瓷的色彩、构图。

  沟南村700多年的历史上,英才辈出,或中举立功,或加官晋爵,令许氏成了名副其实的名门望族。

另有木雕、石雕、剪纸、木偶、泥塑等兄弟艺术供参照,因而形成特有的民间艺术品种。目前随着楼房的逐步兴起代替了旧式建筑,嵌瓷作为一般民房建筑装饰已不适宜,但在修复旧文物建筑和新建的祠堂、庙宇中,则仍普遍采用。

  如今到这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个大字沟南许地。这四个字是从鲁迅先生的书法中摘取的。为何如此?因为鲁迅先生的革命伴侣许广平,就是从沟南许地走出去的女子。

有段古

  沟南有三宝,圣旨、乌鱼、鹅头脑。后两样好理解,是当地著名的吃食,但这圣旨是怎么回事呢?清嘉庆年间,许家的许梦榜任惠州府河源县训导,也就是教育局长了。他政绩显著,惠州府专门上报了朝廷。嘉庆皇帝为了表彰他就发了一道圣旨,褒赞许梦榜的父母教子有方,还给二老加封为修职佐郎、八品孺人。官衔虽然不高,但倍儿有面子呀!所以这故事就流传开了。

潮汕斗工趣事

   沟南的嵌瓷,深得中国大写意的精髓

潮汕是嵌瓷艺术的发源地,历代巧匠能手辈出。这门始于明代的民间手工艺术,之所以能在清代达到全盛,和它一开始就激烈斗工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闲话扯远了,不过这也算不得全是闲话。跟各位看官交代清楚了,这沟南许地的人,有钱,所以就能请得起潮汕最好的工匠队伍,才能做出水平如此之高、如此精细的嵌瓷。清代嘉庆《澄海县志》这样记载:望族喜营屋宇,雕梁画栋,池台竹树,必极工巧。大宗小宗,竞建祠堂,争夸壮丽,不惜资费。可以想见,类似许氏这样的大家族,当时必定是不惜巨资投入到祠堂屋宇的建筑美化上了。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汕头兴建存心善堂。主事人为了激励工匠拿出真本事,也采取斗工形式。潮汕各地的嵌瓷名家都收到邀请,吴丹成和他的徒弟许石泉等,陈武和他的高徒何翔云等也在受邀之列。一时间,存心善堂工地成了竞技场。其时陈武年事已高,年方19岁的何翔云挑起了大梁。他在师傅陈武的指点下,在屋脊嵌出他的成名作《双凤朝牡丹》。这幅作品自成一体,连对手吴丹成也为之赞叹。吴丹成也留下了自己的传世之作《双龙戏宝》。

  除了有钱,沟南许氏的人有文化,这点极为重要。肚子里有墨水,那艺术品位自然也就跟着上去了。所以这里的嵌瓷古朴雅致,深得中国大写意的精髓。

因此,存心善堂的嵌瓷艺术在潮汕所有嵌瓷建筑装饰中是很著名的,是当时潮汕嵌瓷名师吴丹成、何翔云两派竞技的代表作。可惜在文革中毁于一旦,后来虽已修复重新焕发光彩,但已非当年文物。

  从创作题材上看,嵌瓷的图案主要分为花鸟、人物、水族、博古等几大类。由于靠近海边,鱼虾之类的水族题材,在潮汕民间工艺各个种类中都经常唱主角。在沟南的嵌瓷里,我们可以看到小鸡、大白菜、水仙花、章鱼等等生活气息浓郁的题材。这些嵌瓷质朴拙趣,几块瓷片寥寥数笔就传神的把这些个花鸟虫鱼勾勒得活灵活现跃然瓷上。我们可以把嵌瓷里的大龙虾,和文人画大师郭莽园创作的虾对比一下。郭老师看到这只嵌瓷大龙虾时一下子激动了,哎呀,太美了!比我画得好!!老一辈民间艺人真了不起。

  遗憾的是,现在嵌瓷里的这种大写意已经越来越少了。文化的断层、急进的功利思想,整个社会的浮躁,让当代的民间艺人少了一份闲适的心情和文人的情怀。

   嵌瓷是怎样完成的

  嵌瓷的表现手法主要分为平嵌、浮嵌和立体嵌。
浮嵌和立体嵌比平嵌多了一个步骤,就是塑胚,俗称缚瓦骨。浮嵌是用砖条、瓦片等材料剪切成棱骨构架,立体嵌则是要先用铁丝扎好骨架,然后再配上用石灰、红糖和草纸调匀而成的灰浆塑好雏形。

  第二个步骤是剪饶,就是剪取瓷片。熟练的工匠常把完整的瓷器(通常是五颜六色的瓷碗、瓷盘)用钳子敲烂,然后再根据要创作的内容选取大小、颜色合适的碎瓷片用钳子加工取饶。

  接下来就要镶嵌瓷片贴饶了,这是嵌瓷最核心最重要的工序,对施工者有较高的造型和色彩方面能力的要求,最后作品的水平可就取决于这道工序了!艺人们要从整体构图、设色、层次、疏密、造型、动态等各个方面斟酌。

  最后,再做综合的微调,有些作品根据需要还要加以贴金、描银、钩线等步骤,有的还用玻璃珠、胶片等作为点缀。

  由于房屋建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除了修复祠堂和老宅子的嵌瓷,基本上已经很少会在房屋建筑中使用嵌瓷了。所以现在的嵌瓷,慢慢从屋顶走了下来,开始发展成单独的摆件。

  在潮安湖美嵌瓷世家的后人卢芝高老先生家里,我就看到了一个嵌瓷的人物摆件,小人颜色鲜艳、神态逼真,也颇为有趣。不过在我看来,这就如无根之水,总觉得还是差了那么点味道。难道未来的嵌瓷,屋顶上的这道风景,就真的要消失了吗?也许高迪的趣味实验倒是可以借鉴借鉴。

  说回卢老先生。卢老先生干这行已经四十几年了。1946年10月,
卢芝高出生于潮州一个古建筑嵌瓷壁画的艺术世家。从小,他就跟着父辈学习,跟古建筑嵌瓷结下了一生的缘分。经他手创作嵌瓷的古建筑,都是赫赫有名的。福建南普陀佛寺、泰国七剑王公慈善堂、汕尾市凤山祖庙、潮州市外江梨园公所、潮州市凤凰洲公园、从熙公祠、潮州市青龙庙等等。卢老先生从小喜欢画画,由于绘画基础好又勤于钻研,所以他创作的嵌瓷,人物传神、惟妙惟肖,作品格调十分高雅,往往让人眼前一亮。他告诉我,做嵌瓷要懂得灵活处理,上面有上面的嵌法,中间有中间的嵌法,还有贴近观赏的嵌法。如果是在屋顶的,你做得太精细,在下面欣赏就不好看,所以要因地制宜。我问他干了一辈子嵌瓷有什么感想,他说累呀!费神、耗时,还得蹲屋顶、站竹架,风吹日晒的。因为常常盘腿一坐就是半晌,两条腿还因此落下了血液循环不畅的毛病。

   斗艺斗出来的经典之作

  潮汕民间工艺有一项特别好的传统竞技斗艺,这是以前潮汕民间工艺艺人常干的事。说白了呢,就是打擂台,看谁的本事更好。要往崇高了说呢,这就是一种对于艺术的近乎苛刻的追求。

  那时有钱人建房子,主人都会找来两队以上的竞争对手。而那些艺人们多半都是远近闻名的能工巧匠。为了要让自己的作品奇特精巧,技高一筹,艺人们都竭尽心思斗智斗艺,在创作时还用布幕遮挡,防止互相干扰、摹仿。而最让人心生向往的是,当时的艺人们不仅艺高胆大,而且艺德极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德艺双馨呀!一场功夫比下来,胜出的固然兴高采烈,败阵的也是愿赌服输、心服口服。

  斗艺的经典之战,不得不提的就是汕头的存心善堂了。据传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汕头兴建存心善堂,潮汕各地的嵌瓷名家都得到邀请前往斗工竞艺,一时间,这里能人汇集,成了一个大擂台。当时最有名的两位非吴丹成和陈武莫属。不过陈武那时年事已高,于是他的得意弟子何翔云就在师傅的指导下挑起了大梁。没想到,年仅19岁的何翔云竟然一战成名了!他别出心裁的在屋脊嵌出了他的成名作《双凤朝牡丹》。当完工之日揭开幕布一看,观者无不为之倾倒,就连对手吴丹成赞赏不已。不过吴丹成并没有服输,强大的对手反而激起了他的创作欲望。后来,吴丹成经过三个月的呕心沥血,在另一座屋顶上塑出了他的代表作《双龙戏宝》。两件作品各有特色又互相辉映,是潮汕嵌瓷的经典之作。可惜的是,当年轰动一时的佳作在文革中毁于一旦,现在的存心善堂早已物是人非,无缘让我们得见当年嵌瓷的风采了。

  2008年,嵌瓷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门手艺是传承下来了,但是,还有多少人能像吴丹成、何翔云那样,为了追求至美的作品而倾尽自己的全力?

  我真心喜欢沟南许地屋脊上那些一下就能打动人心的大写意嵌瓷。它们让我看到了那时的蓝天白云,看到了阳光下在屋顶挥汗如雨的艺术家们,他们像看着自己孩子似的沉醉的看着这些白菜章鱼,微笑着……

  此文收录于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潮汕工艺寻踪》一书,有删改。

  作者简介:

  吴晓靓,广东电视台资深文化记者、独立艺评人、工业设计在读博士。

  郭莽园,著名艺术家、西泠印社社员、广东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画院名誉顾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