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别人在想到大同是北魏都城的时候第一感受是什么,就我个人而言,把古都和大同合在一起称呼,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首先是平城书法,头脑里蹦出的总是那些似隶似楷、雄壮笨拙的魏碑体,总是那些满沾出土味的各类书体的碑刻、墓志、造像记、砖文、瓦当文等。

  北魏平城书法,既包括平城古都96年期间所辖地域发现的书法珍品,也包括迁都洛阳之后平城地域发现的书法珍品。作为北魏腹地近200多年究竟遗存多少翰墨珍宝,恐怕

  揣着这种抹不去的情怀,我多次地驱车穿梭寻看幸存的北魏笔墨的蛛丝蚂迹,狠狠地啃着《魏书》、《中国通史》、《中国书法史》和有关北魏的资料,又带上不解疑惑经常与著名北魏史学家书法家殷宪老师请教讨论,渐渐地改变了自己对平城书法的那种肤浅狭窄的初衷见识,渐渐地闻到了平城书法的那种振聋发聩的万霆雷鸣,渐渐地窥得了平城书法的那种磅礴阳刚的巍峨神采,一股紧迫焦虑之感慨由然而生。

  暂时谁也难以说清。

  假如没有平城书法,波涛汹涌的中国书法历史长河中就会缺少一段璀璨记忆,十分觉得当前对平城书法的历史价值还缺少名冠千秋般的高度赞颂。

  从现存北魏平城碑刻遗迹来看,可有以下46件:

  一个古都城市标本,文化符号是可以从多个侧面解读的,但唯有平城历史文化中的书法地位和作用,是其他列宗列项无法比拟的。北魏王朝是由一个小小的草原民族鲜卑族称帝而发展壮大的,在平城设都近一个世纪中,能气吞山河,呼风唤雨,完成了军事上的向北兼并和南据中原的战略目的,进行了经济上由游牧向农业的过渡,实行了政治上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转变,推行了思想上的儒学、道教和佛教,历史上称之为空前大融合。伟大的鲜卑民族如此威力无比,靠什么使军事、政治、宗教的得以强力渗侵和高度融合?除了强有力的军事打击之外,汉文化的粘合是立国之本。文化发展的过程就是以文字为主的汉化过程,书法自然就是古都历史文化列项中的主脉。

  1.《王斑》《王礼斑妻舆》墓砖

  平城书法鼎盛发展,有着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与北魏多个帝王普遍喜好推崇密切相关。推动鲜卑社会前进的首位杰出人物是开国皇帝拓跋硅,很重视汉文化的传播。北魏女政治家汉人冯太后不仅本人对汉文化发展贡献很大,而且培养了一个汉化思想深厚的孝文帝。孝文帝对儒家经典读一遍就能讲述,善书写爱吟诗。

  太祖道武帝永兴元年(409年),存大同市民间

  道教佛教渗入鲜卑,可以说是汉族人士写符写经写出来的。每位皇帝即位时,都要举行道教斋醮活动,皇帝要亲自接受书写的道教符。每遇重大庆典,皇帝都要登台登城,佛家高僧高举书写佛经匾牌从主要街道走过。

  2.《魏文朗造像碑》

  但是随着社会变迁,北魏消亡,书法好像出现了南盛北衰的景象。统治者意志一直在影响和干预书法活动。唐太宗李世民表彰右军;明皇笃志大令桓山颂,其批答至有桓山之颂,复在于兹之语;宋太宗复尚二王,命著《阁帖》虽博取诸家,实以二王为主。直至清代金石之学的兴起,经阮元、包世臣、康有为等力张提倡,北朝碑刻书法才大放异彩。北碑南帖形成两大书势,魏碑又昂首阔步走上大雅之堂。

  太武帝始兴元年(424年),存陕西省耀县药王山碑林

  可惜得是,魏碑出名了,但不是北魏平城书法出名了,而是迁都洛阳后的龙门二十品出名了。平城书法却仍然是默默无闻,与世无争。客观上当时平城碑刻书迹遗存较少,翻开若干版本的《中国书法史》《中国书法艺术》等权威著作,大都是在说北魏前期少见碑帖。

  3.《平城长庆寺造塔砖铭》

  近些年来平城书法的出现,我数了数碑、题记、砖瓦文和其他种类已多达60多种,这给呈现在世人面前的零零散散、断断续续缀合起来的三千年的书法历史,注入了一股强烈的地气,给本来就是生动异常、丰富无比的古老书法世界,补上了一片空白。欣喜近年来新出版的《中国文库中国书法史》,开始写进了平城新出土的碑刻内容,但是远不够重墨浓彩,远对不起这么大的一块历史文化遗产。我们中国通史和各分史的写作往往政治和阶级的色彩很浓,许多少数民族执政朝代本来写得就非常粗糙。我们的书法史家们的研究程度、研究方法远还没有最大限度地接近这段书史的本质和真相,十分需要有超前的科学的方法改写好平城书法这段历史。

  太武帝嘉元八年(431年),存日本中统不折博物馆

  假如没有平城书法,超越时空的中国书法名家楷模中就会缺一位崔浩书圣

  4.《中岳嵩高灵庙碑》

  十分觉得当前对平城书法的精英书家还缺乏功成名就后的足够认可。

  太武帝太延二年(436年),存河南省登封县嵩山

  历史上,北魏崔氏书艺堪与二王争奇斗艳。清代刘熙载说过:观此则崔、卢家风岂下南朝羲献哉?

  5.《皇帝东巡之碑》

  当历史走至汉唐之间的南北朝档隙时,出现了南北两派书风。晋室南迁,大批门阀士族迁移到江南,南方一直以两晋王羲之、王献之、卫夫人等为楷模,讲究的是妍媚书风。而仍留居北方和避居陇右地区、河西走廊的士族知识分子,北凉亡后多数聚到了北魏都城平城,由崔玄伯、崔浩父子领军书法发展。

  太武帝太延三年(437年),存河北易县

  《魏书崔玄伯传》说崔玄伯尤善草隶,行押之书,为世摹楷。《魏书崔浩传》说浩书体势及其先人,而巧妙不如也。崔氏父子及卢氏、江氏,都以博艺著名,谌法钟繇,悦法卫瓘,而又俱习索靖之草,皆尽其妙。阮元《南北书派论》说:至北朝诸书家,凡见于北朝正史、《隋书》本传者,但云世习锺、卫、索靖工书善草隶工行草长于碑榜诸语而已,绝无一语及于师法羲、献。正史具在,可按而知。

  6.《大代华岳庙碑》

  特别值得大加推崇的是崔浩这个北方儒家大族的书法领袖。北魏通行的字书课本、习字范本是一直流行的《急救篇》,《魏书崔浩传》记载,浩既工书,人多托写《急救章》(同《急救篇》),从少至老,所书盖以百数世宝其迹,多裁割缀连以为楷模。北魏人士普遍喜好崔浩书法,每次写得《急救篇》都被分章裁割抢手而罢。当时称代京的大同的宫殿匾额,都是崔浩等所写。公元439年,平北凉后,太武帝命崔浩在中书侍郎高允、散骑侍郎张伟协助下修国史《国记》,崔浩直书刻石,在西郊天坛建立巨大碑林,与崔浩所书所注的《五经》,一起立碑于通衢大道上。因《国记》其中叙述了鲜卑贵族的一些家丑暴扬国恶,崔浩450年被拓跋焘杀害,碑林刻石随之毁除,但书法造诣足见已占尽皇家风头。

  太武帝太延五年(439年),存陕西华阴县华山

  几处资料都传说是崔浩书写的、同样被康有为盛赞为丰厚茂密之宗的《孝文帝吊比干文》碑,刻于公元494年,可是40多年前崔浩就被杀害。虽然字迹瘦劲挺直、端庄大度,颇具特色,但这个时间差不好解释。我还嫌疑,好像司马金龙墓漆画字迹就是崔浩徒弟们的手迹,因为酷像新疆出土的年代相隔虽远《急救篇》残纸字迹,北魏平城时期都以崔浩《急救篇》为楷模,不过仅仅是疑似,证据还不在手中。我坚信,总有一天崔浩真迹或是《国记》碑片或是其他碑刻题记,会眼前一亮跃然出土在世人面前。崔浩书圣之墨宝用出土文物说话是最有说服力的。

  7.《司马芳残碑》

  不管怎样,如果说中国书法历史是以二王为代表的精英和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创造的,那么这个在精英排头兵中无论如何应当写进崔浩这个核心人物,在无名英雄群体中无论如何应当写进平城这个重要群体。

  太平真君元年(404年),存西安市碑林博物馆

  假如没有平城书法,绚丽多姿的中国书法碑帖殿堂中就会缺少一种崇高气象

  8.《嘎仙洞祝文刻石》

  十分觉得当前对平城书法的艺术品位还缺乏学者大师们的准确鉴赏。

  太平真君四年(443年),存大兴安岭鄂伦春嘎仙洞壁

  端详着平城书法遗宝中胸纳万存的功力素养和艺术神韵,件件都是美不胜收,妙不堪言。汉字书写的传承是篆、隶、楷、行、草多体交错并行中一路发展而来的,但一个时期又有一个时期的特点。平城书法是魏韵当头,多体并发。公元425年,太武帝就下达整齐文字的篆隶草楷,并行于世的诏令。在已经陆续出土的,特别是近年来平城故地出土了一批墨宝文物中,可以说是篆隶楷行草五体齐备。

  9.《孙恪墓铭》

  论品位、论特色,平城书法都以魏碑书体当头。平城魏碑可分为偏隶和偏楷两种魏碑,实际上都是体兼隶楷的化合体。

  太武帝正平元年(451年),存大同市民间

  平城的偏隶魏碑,就是隶书成分大点、楷书成分小点的魏碑体。这种魏碑多是出现在重要的碑刻和墓志中,《皇帝东巡之碑》、《皇帝南巡之颂》、《嵩高灵庙碑》和《嘎仙洞祝文刻石》、《司马金龙墓表》、《比丘尼昙媚造像题记》、《司马金龙墓铭》、《封和突墓志铭》、《高昆墓志》九种均很突出。两皇帝巡视碑相隔25年,但隶味十分相似,笔画方截,横飞撇挑,汉风十足。尤其是南巡碑,碑石虽已破碎,但2600多字中个个端庄、笔笔认真,露尽功夫何其深、精力何其大、心底何其诚、逸兴何其壮,作为书者刻者,对书法艺术崇敬之心如此虔诚、如此勤奋,怎么能不成为书法极品呢?!《嵩高灵庙碑》是横平竖直,笔互方圆,被清代书家誉为神品。摩崖隶楷《嘎仙洞祝文刻石》却是字形较大,结构方正,虽然字迹残缺模糊,反显圆浑美感。

  10.《平国侯韩弩其妻碑》

  平城偏楷的魏碑,就是楷书成分大点隶书成分小点的魏碑。有两种代表作堪称国宝。最珍贵名品当数《司马金龙墓漆画屏风题记》漆书,近300字,字字玑珠,清秀俊挺,横细纵粗,撇尖点斜,横尾按峰,撇头见尖,略沾隶味,工整端庄,比起隶书来爽快,比起晋楷来开张,比起唐楷来灵动,比起洛阳魏碑来大度,融入了时代精神和作者个性,观神采熠熠射人,观字形奇奇惊人,一派大家风度,完全可以整理一本精品字帖供习书者们临摹。还有发现较早的平城时期楷书碑刻《晖福寺碑》,笔画方棱丰厚,早年就被康有为肯定为丰厚茂密之宗,无疑也是平城书法的精品范畴。后来洛阳二十品中的《元桢墓志》、《始平公造像记》与此碑字有非常相似之处,可以说是洛阳魏碑正体楷书的先导。

  文成帝兴安三年(454年),存大同市云冈石窟

  平城篆书也是绝妙精品,彰显一派皇家士族风范。最具代表的是《皇帝东巡之碑》、《皇帝南巡之颂》、《和嵩高灵庙碑》的阳文碑额和《平国侯韩弩真妻碑》阴文题额,多达七、八种篆书。可以看出篆书题写碑额,意在体现社会地位和流行时风。最令人感叹不已的是《皇帝南巡之颂》碑额,横竖宁直,两端平截,对称下垂,两尖挑起,尖峰险露,规范至极,六个大字各占其位,就像六大铜鼎,各具生态,威容矩阵,浩气长存。

  11.《中岳嵩高灵庙碑》

  统览平城书法精品佳制遗迹群体,深感我们古老的平城时代,不仅是个华夏民族融合、宗教融合的典范,而且还是打造杰出艺术的典范,在最赋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灵魂的王国里书法的王国里,竖起了一块丰碑。

  文成帝兴安五年(456年),存河南省登封县嵩山

  品评平城书法艺术,是重要的科学研究工程,是件极为严肃的事情。但是耐不住的感想总要迸发而出,总感到,并不是刻意要把平城书法评价到身处高位、无法比肩的地位就好,恰恰相反,平城书法确确实实是一段杰出的历史,众多作品确实是书法宝库中的代表和旗帜。也并不是因为平城是古都是边塞是有世界文化遗产,而非要张扬一下书法,倒是因为这些文化遗产太扬名盖世,掩盖了平城书法的光辉,欣赏别的历史文化珍品中,忽视了欣赏平城书法珍品。

  12.《尉迟定州墓门石刻铭》

  假如没有平城书法,继往开来的中国书法文脉传承中就会缺少一个鲜活资源

  文成帝太安三年(457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十分觉得当前对平城书法的发掘保护还缺乏背水一战般的拯救开发。

  13.《皇帝南巡之颂》残碑

  首先要下大力把各级各界对平城书法知之甚少、看得过低的问题扭转过来。要当作当前一个时期内的复兴历史文化的一项战略任务,进行卓有成效的宣传发动。对高层领导机关和上级对口主管部门,要抓住一切可利用机会最大限度地汇报宣传,尽可能邀请专业人士到实地考察。对本地外地群众,不遗余力培养宣传讲解队伍,见缝插针地宣讲。要充分利用各种新闻媒体手段特别是中央媒体宣传平城书法,让更多的各级领导和广大群众,都了解平城空前大融合的历史背景,都了解北魏王国建立中汉文化的功绩,都了解平城书法的历史地位和时代价值。宣传功夫到位了,平城书法的影响就自然成为山不争高自极天,水惟善下能成海,名扬天下就不在话下。

  文成帝和平二年(461年),存大同市灵丘县觉山寺

  要让平城书法成为观赏书迹和学习书法的阵地。要建一座平城书法二十品碑馆,精选有代表性的北魏平城碑刻和云冈造像题记,实行原件和仿制相结合,再现平城书法的恢宏气势和精美品格。要树一尊大文豪大书家崔浩的塑像,附以碑刻介绍其生平史事,介绍其辅佐北魏王朝的历史功绩,展现其书法的至高地位,让人们不断地瞻仰怀念。还要出台一项严厉的北魏出土文物保护规章,不管公建还是私建,工程监理都要身兼出土文物监理,不管是哪个开发商、工程队,凡是出土文物隐情不上报不上交者,要重罚重处,绳之以法,永远取消其开发和施工的资格。近几年大规模地建设改造城市,反而没出土多少有价值的平城书法文物,十足怪事。

  14.《邸府君碑》

  要让平城书法成为与古都旅游深度融合发展的平台。中国人素有浓郁的汉字情结。无论是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酷似磁石般的向心力就必然长在。国内书法正在持续升温,逐渐成为旅游强项。看人文景观的吸引力远远大于看自然景观,名山大川、高堂庙宇、亭轩楼阁、碑刻、牌匾、对联、题字、文人墨客的足迹,无不成为旅游的看点。看字去,看碑去,看福字山去,看寿字沟去,成为一股热潮。中小学书法课程正在逐步加强,各个年龄段的自发式社会业余书法学习蔚然成风。与港澳台地区的书法交流正在加强,同种同文的认同感正在加强,国际汉语热,韩国、日本等东亚汉字文化圈正在复苏,韩、日、菲、马汉字书法已在走进校园。打造好平城书法,无疑是国内外学习交流的极好领地。

  文成帝和平三年(462年),存河北省曲阳县北岳庙

  历史往往具有很大的变幻性和迷惑性,就像真正有价值的文物和遗产,发现越晚,年代越久,越是价值高。平城书法也是一样,发现虽晚,真正的价值却越为高贵。我们希望平城书法这块深埋的金子早日发光。

  15.《曹天度造九层塔题记》

  月是故乡明,书是源头淳。待魏碑故里是大同叫响后,来大同看魏碑成为一种旅游时尚,成为一种文化寻根时,我们就可以自信的说:平城书法终于实至名归了。

  献文帝天安元年(466年),塔身存台北,塔刹存山西省朔州市崇福寺

  16.《叱干渴侯墓砖铭》

  献文帝天安元年(466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17.《长安人谒侯砖》

  献文帝天安元年(466年),存大同市考古所

  18.《申洪之墓铭》

  孝文帝延兴二年(472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19.《司马金龙妻钦文姬辰墓铭》

  孝文帝延兴四年(474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20.《陈永夫妇墓砖铭》

  孝文帝延兴六年(476年),存大同市阳高县文物所

  21.《光州灵山寺舍利塔下铭》

  孝文帝太和元年(477年),存山东省黄县

  22.《宋绍祖墓砖铭》及石刻题记

  孝文帝太和元年(477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23.《富贵万岁瓦当》

  孝文帝太和五年(481年),存大同市民间

  24.《五级浮图石函铭》

  孝文帝太和五年(481年),存河北省定县

  25.《邑师法宗造像记》

  孝文帝太和七年(483年),存大同市云冈石窟第11窟东壁

  26.《司马金龙墓表》

  孝文帝太和八年(484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27.《司马金龙墓铭》

  孝文帝太和八年(484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28.《司马金龙墓寿砖》

  孝文帝太和八年(484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29.《杨众度砖铭》

  太和八年(484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30.《明堂瓦当》

  孝文帝太和十年(486年),存大同市考古所

  31.《晖福寺碑》

  孝文帝太和十二年(488年),存陕西西澄城县

  32.《比丘尼惠定造像记》

  孝文帝泰和十三年(489年),存大同市云冈石窟17窟南壁石刻

  33.《屈突隆业墓砖铭》

  孝文帝太和十四年(490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34.《阳城惠也拔》残砖

  孝文帝太和十四年(490年),存大同市民间

  35.《大代万岁瓦当》

  孝文帝太和十五年至十六年(491-492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36.《盖天保墓砖铭》

  孝文帝太和十六年(492年),存大同市民间

  37.《吊比干文碑》

  孝文帝太和十八年(494年),存河南省卫辉县

  38.《冯熙墓志》

  孝文帝永平元年(495年),存河南省孟县民间

  39.《封和突墓志》

  宣武帝景明二(501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40.《比丘尼昙媚造像记》

  宣武帝景明四年(503年),存大同市云冈石窟

  41.《元淑墓志》

  宣武帝永平元年(508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42.《高琨墓志》

  宣武帝延昌三年(514年),存大同市博物馆

  43.《四耶耶骨》石棺墨书

  孝庄帝永安二年(529年),存大同市民间

  44.《宿光明冢》《王羌仁冢》墓砖

  (年代不详),存大同市民间

  45.《为亡息吴天恩造像记》

  (年代不详),存大同市云冈石窟38窟外壁

  46.《大茹茹可敦发原文》残石

  (年代不详),存大同市云冈石窟18窟窟门西壁

  在这为数不多的46件平城书墨珍品中,按地域分,大同有31件,外地有15件。

  按时段分,早期(398年-476年)为道武帝定都平城到献文帝拓跋弘时期有20件,中期(477年-494年)为孝文帝

  太和元年至迁都洛阳有17件,晚期(495年-534年)为太和八年迁都洛阳后北都平城时期有6件。不明时期有3件。

  按书写品位级别来看,有为数不少的皇家品位的当时高层书家手笔珍品,有部分出自士族官僚之手的属于中上档水平的,也有一些是出自民间百姓工匠之手比较草率的。

  按从书体类别来分,篆、隶、楷、行、草样样俱全,

  充分体现了当时书法繁荣气象。平城时期的书法是从隶书

  脱胎而来。与后期洛阳书法有所区别,如果洛阳书法是史崇高山峻岭、悬崖峭壁,那么平城书法是同连绵山亘、苍茫起伏,前期魏碑书体特点十分明显。

  平城书法最值得赞赏的特征有四个方面:

  一、十足西晋隶书体势而又染进不自觉的楷书色彩,这种平城偏隶魏碑,开启了魏碑书体的先河

  书史上都把魏晋南北朝归为楷书的发展期,史学家们有的是把书体按篆、隶、楷、行、草来分论,有的则干脆按当时书写用途分为抄经、墓志、碑阙、摩崖和造像记来叙述。不管怎么划类,反正平城书法的主流魏碑体是逐渐从隶书中产生的,有的时至如今还把这类书体仍称隶书,准确地说应当称为是隶书成分大点、楷书成份小点的偏隶魏碑。这种魏碑多出现在重要的碑刻和墓志中,《皇帝东巡之碑》《皇帝南巡之颂》《嵩高灵庙碑》《嘎仙洞视文石》《司马金龙墓表》《比丘尼昙媚造像记题记》《司马金龙慕铭》《封和突墓志铭》《高昆墓志》等均很突出。两皇帝巡视碑相隔25年,但都隶味很浓、十分相似。尤其南巡碑,碑石破碎,恢复得很不成形,但阳阴两面2600个字,个个端庄,笔画方截,横飞竖挑,汉隶十足。摩崖隶楷《嘎仙洞祝文刻石》字形较大、结构方正,虽然字迹残缺难辨,却从模糊中显示出了隶书圆浑大度的另一种美态。

  二、略带隶韵又主体为楷的平城时期偏楷魏碑,成为成熟魏碑书体和隋唐正楷书体大发展的重要基石

  平城时期的偏楷魏碑,也就是楷书成分大点、隶书成分小点的魏碑,多数用于碑刻造像记等场合。被康有为称之为丰厚茂密之宗的《晖福寺碑》,就是平城时期偏楷魏碑的碑刻代表作,此碑笔画方棱丰厚,具有俯仰之态和曲张之势,被现代研究北碑学家们称为魏碑楷书的先导。这一时期碑刻楷书还有《邑师法宗造像记》《光州灵山寺舍利塔铭》和《法宗造像记》。不是碑刻系列的《司马金龙墓漆画题记》,是木板上糊纸配画插文说明书法作品,漆画题记清秀俊挺,比起其他魏碑楷书更加灵动。这些石刻和题记虽然还有隶体书韵,但绝对是当时正体官方楷书。

  三、满沾汉代鸟虫意味的平城篆书虽然数量不多,但品位上乘,占尽了皇家和社会名流风头

  《说文解字》说篆,引书也。它起源于西周末年,东周秦始皇达到鼎盛,汉代开始衰退,虽然逐步退出正体舞台,但小篆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地位更显高贵,成了碑额题字和书写祭文拜册的范体。北魏时代,无论是朝廷台殿楼观门榜,还是王侯官僚上层要人的碑志,大多采用篆书题额,古雅的篆书成了显示身份和等级的象征。《皇帝东巡之碑》《平国侯韩弩其妻碑》《中岳嵩高灵庙之碑》《皇帝南巡之颂》等不少书墨珍品,都为篆额。最为精致的要数《皇帝南巡之颂》碑额和《嵩高灵庙碑》碑额,两额与历史名碑三国吴《天发神谶碑》非常相似,而且平城这两碑额更具气势连贯,更寓方于圆特色。

  四、平城时期涌现出以崔浩为代表的一批书法精英,形成南有二王北有崔浩争奇斗艳的习书格局

  当历史走至汉唐之间的南北朝档隙时,出现了南北两派书风,晋室南迁,南方以两晋王羲之、王献之、卫夫人等为楷模,讲究的是妍媚书风。而留居北方和避居陇右地区、河西走廊的士族知识分子,北凉之后多数聚到了北魏京师平城,由崔玄伯、崔诰和卢玄、卢渊领军书法发展,这些书法精英以博艺著名,谌法钟繇,悦法卫瓘,而又俱习李靖之草,皆尽其妙。清代刘熙载说过:观此崔、卢家风岂下南朝羲献哉?特别大加推崇的是崔诰这个北方儒家的汉书领袖。《魏书崔浩传》记载,浩既工书,人托写《急救章》,从少至老。所书盖以百数,世宝其迹,多裁割缀连以为楷模。当时称代京的大同、称洛京的洛阳的宫殿匾额,大多崔浩所写。公元439年,平北凉后,太武帝命崔浩修国史《国记》,崔诰直书刻石,在西郊天坛建立巨大碑林,与崔浩所注的《五经》,一起立碑于通衢大道上。因《国记》记述了鲜卑皇族的一些家丑而暴扬国恶,崔浩450年被拓跋焘杀害,碑林刻石随之毁除。崔浩是举国书圣无可辩驳,但极为遗憾的是没有保留和出土一件实迹物品可证明崔浩之手迹,哪怕有几块当时通衢大道《国记》《五经》带字残碑碎片也好啊。近几年史无前例地开发建设古城也未能出现奇迹,我们只能以仰慕名声来瞻仰怀念这位书圣了。

相关文章